阿白

【黎湾】一些日常

•日常的小段子

•人物ooc

————

1喝酒

黎簇跟苏万杨好聚会为了在梁湾面前装逼硬是点了两打啤酒。刚对瓶吹了两瓶就有点晕乎,梁湾劝了劝,但黎簇为了面子硬要喝。于是梁湾就在他面前吹了半瓶白的,从此以后黎簇再也没在梁湾面前喝酒装逼。

2约会

手机铃声打断了黎簇的美梦,黎簇半眯着眼有些不耐烦的接起电话“有事快说。”电话里传来个女声“哟,你可以的还在睡觉。”然后便挂了电话,黎簇有些懵心想多半是哪个傻蛋约会忘了时间。然后又闭上眼,两分钟后黎簇从床上弹起来,拿过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了。

因为昨天跟苏万好哥玩太晚,把今天跟梁湾约会的事忘了。黎簇拿上车钥匙就往外跑,边跑去拿车边给梁湾打电话但是打电话没有一个是通了的,黎簇眉头一皱觉得大事不妙。

最终黎簇为此跪了三个小时键盘写了一千字检讨,黎簇表示委屈“湾姐我真的错了!”

3看电影

黎簇跟梁湾约好一起看电影,这次黎簇学聪明设了个闹钟提前半小时到影院选好电影,买好零食等着梁湾来。

选电影时,选的恐怖类3D的,黎簇脑补了下梁湾吓得扑入自己怀里的场景,杵在座位上傻笑。

等到两人一起入了影厅,几分钟后黎簇笑不出来了??这和安排好的不一样。黎簇看着梁湾坐在一旁看的津津有味,而黎簇瞥了几眼屏幕又默默盯着自己爆米花吃了起来。

梁湾戳了戳黎簇胳膊“我觉得刚刚那场景应该再血腥点,不然一点氛围都没有。”

黎簇被一戳差点弹起来,然后故作淡定的应着“是....是啊。”干笑几声再次数爆米花去了。梁湾笑了几声,盯着屏幕面无表情。内心,不能在小屁孩面前怂啊。几秒钟后选择默默的看着自己的指甲。

最后两个人看到一半就走了

黎簇表示谁说跟女孩约会就要找恐怖片的都是瞎扯。

梁湾觉得自己以后还是不能让黎簇选电影了。

4做饭

梁湾让黎簇来家里吃饭,在自己看着菜谱琢磨半个月终于做出几道能吃的菜后觉得露一手。显示一下贤妻良母的品质。

梁湾让黎簇乖乖坐在沙发上等着吃自己的拿手好菜,黎簇虽然不放心也只能坐在沙发上假装看手机,但时刻注意着厨房的动静。啊的一声从厨房传来,黎簇马上丢了手机跑向厨房。有些急切拉过梁湾看了一圈“怎么了,没事吧。”

梁湾指了指地上掉的几个鸡蛋有些尴尬“没什么事,就是刚刚不小心把鸡蛋弄掉了”黎簇又看了看梁湾确认真的没事后,拉着梁湾出厨房让她在沙发上坐着。

“湾姐是当我媳妇的,不是做饭的。而且一家人有一个会就好了。”黎簇认真看着梁湾道。

“所以煮饭这种事就我来吧,我们湾姐的手可是拿手术刀如果受伤我会心疼的。”

然后把梁湾的围衣解下穿在自己身上向厨房走去。

————

【黎湾】

距离古潼京的事情已经过去三年了,吴邪的计划已经完美落幕了,黎簇自己盘了个铺子,在圈里混出了点名堂,成了黎老板。

黎簇时不时带人下斗为了找到自己老爸和梁湾的消息。可奈何两个人跟消失似的没有一点踪迹,黎簇找过吴邪问过,但是并没有得到一个具体答复黎簇不信这个邪,但这几年古潼京也去了几回,大大小小的斗也下了不少硬是没有一点消息。

黎簇点了根烟,烟让黎簇感觉嘴里一股涩味,呼出来的烟气熏着黎簇眼睛生疼,他不怎么喜欢烟味,可抽烟能够让自己稍微放松一些又何不尝试下。

苏万推开四合院的木门发出吱的响动声让黎簇皱了皱眉,看着来人是苏万,黎簇脸上露出了点笑容

“哥们这么久不见你还是没变啊,考的怎么样。”

苏万看着黎簇点着根烟靠在椅子上,一股子沧桑劲有些难受

“还行吧,兄弟你怎么就把自己搞成这副样子了。”

黎簇在下古潼京之后失踪了一年,苏万没有他的一点消息,而杨好跟着霍道夫混的还不错,自己也去见过几面可是只要一提起黎簇就是提到他大忌,直接跟自己翻脸。等再打听到黎簇消息时已经是两年之后了,成了圈里有名的黎老板了,苏万找了他好几回都被人告知不在,这终于见到了人,没想到是这副模样感叹物是人非。

黎簇把烟掐了又看了看手表

“可惜我等会还有事情,等我有空咱们再好好聚一聚。”

苏万叹了叹气“梁湾,你还记得吗,我她最近有消息了。”

黎簇听见梁湾这个名字,有些激动从椅子上下来抓着苏万肩摇了摇

“她怎么样了,还好吗。”

苏万被抓的痛的直咧嘴“兄弟,你丫的快把我抓死了真的是要这么重色轻友吗。”

黎簇手上的力度放轻了些“快说,不然就让你交代在这。”

“得得得,说最近师傅出了个活,在沙漠,那边有个小镇的医院见到了她在哪当临时医生。”

“那,有没问她什么。”

“没有,师傅说怕问了走了,让你赶紧去追媳妇去。”

“谢了,等回来请你和你师傅吃饭。”

黎簇松开苏万,直接推门而出。打了个电话把接的活推了叫了几个人动身去沙漠。

路上黎簇一直回想着当初他们几个在沙漠的场景黎簇当时,是喜欢梁湾他们年龄差摆在那里让他不敢去想而且她汪家的纹身让他迟疑是不是汪家安插在他身边的人,所以他还是选择先忽略这份感情。

当下了古潼京,各自分散,黎簇自顾不暇。出来之后又被一些事情耽搁,再找她时已经没了消息,而这份感情却没有随着她一起消失,他想如果当初自己能勇敢点会不会不一样,这成了根刺在心里堵着拔不掉也不敢碰。

还好,他还有将这份喜欢有机会传达出去的机会。

当到达医院门口,黎簇推开车门直接用跑的到了咨询台

“请问,梁湾医生在哪。”

“额,这个请问您找梁医生有什么事。”护士看着来人气势汹汹,在自己问出这句话时明显不耐烦,眼里尽是凶狠,又磕磕跘跘的补上一句“梁医生在....在三楼办公室左.....左拐第一间。”

黎簇眼神顿时换成友善的目光,向三楼跑去。

护士目送黎簇跑远,整个人松了口气小声说着“明明看起来也不大,怎么眼神这么凶。”

当黎簇推开门,梁湾正好抬起头两人目光交汇,看着梁湾有些惊讶的表情,黎簇笑了。

“梁湾,好久不见还有我喜欢你。”